返回栏目
首页援藏人物报道 • 正文

追忆检察官周会明:援藏5年,qq浏览器特权中心查办西藏近半数职务犯罪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次仁尼玛

作为安徽省第一批援藏检察业务专家,周会明连续五年在西藏山南检察分院(现为山南市检察院)挂职。在此期间,他经手查办了当地职务犯罪记录上的第一位处级干部、厅级干部,所在检察院连续三年办案量占据整个西藏区的“半壁江山”。

他说,在西藏的日子是一生中最值得回味的时光。有援藏干警以他为榜样,决定把家安在雪域高原之上。也正是这五年,耗尽了他的身体。

2018年1月12日,周会明由于积劳成疾,因病医治无效,不幸逝世,年仅53岁。

2018年2月22日,中共安徽省委作出追授周会明同志“全省优秀共产党员”的决定,号召全省广大党员干部向周会明同志学习。2月25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安徽省委联合召开追授周会明同志荣誉称号命名表彰大会。

周会明

拿下西藏检察机关查办职务犯罪的“半壁江山”

周会明与西藏的缘分起源于一次旅行,回到合肥后,他便主动请缨援藏。

2011年7月,作为安徽省检察机关选派的一名对口援藏干部,时任合肥市检察院反渎局局长的周会明来到西藏山南,挂职担任西藏区检察院山南分院副检察长。

这里位处西南边陲,随处可遇“生命禁区”。由于历史和自然等原因,山南检察机关现有执法办案条件和人员素质基础等与内地相比差距很大,查办的职务犯罪案件较少。

拥有多年反贪反渎经验的周会明决定先向当地职务犯罪宣战。“他经常鼓励年轻干警,放开手脚,大胆办案。”山南市检察院侦监处长卓嘎说,有些年轻干警办案少,缺乏经验,畏首畏尾,周检经常给他们打气,鼓励他们勇于办案。

在查办山南地区原商务局局长陆某某受贿一案时,“该局长根本不把干警放在眼里,指着干警的鼻子骂人。”卓嘎回忆说,周检对干警说:“我们执法办案是法律赋予职责,我们代表的是正义,何况我们还有事实证据在手,要挺起胸膛大胆办案。。。。。。”

在山南履职期间,周会明带领干警先后查办了山南职务犯罪记录上第一位处级干部、第一位厅级干部、第一位少数民族处级领导干部,以此扭转了当地检察机关办案力量薄弱、缺乏经验的局面。

2013年12件,2014年29件,2015年34件,2016年34年,在西藏区,山南连续四年位居查办职务犯罪案件数量榜首,连续三年办案量占据整个西藏区检察机关的“半壁江山”。

周会明也因此承担着莫大的压力,有人质疑他的动机,认为“这是在给山南抹黑”,也有人“好心”劝他安稳过日子,还有人观望着这位“外来户”会如何收场,但他立场坚定。

“这不值得大肆宣扬,我只是做了寻常的事”

两年之后,周会明决定继续留任。他在写给组织的报告中说:个人身体素质较好,能够适应高原的工作和生活,家庭成员对自己工作毫无保留地支持。

在做出这项决定前,周会明曾向妻子曹菁征询意见。“当时是有点犹豫了,因为听说待在高原的时间长了身体会受到损害,怕他吃不消,但他说工作刚有起色,需要他继续,我只能选择支持。” 曹菁说。

周会明生前曾向同事袒露留任心声:山南检察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再说,我与当地各民族的检察干警已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有一次,周会明到洛扎县办案,当地有一位检察官患有多血症,身体极度虚弱,回去之后,他便让洛扎县检察院的司机将自己房间里的制氧机带到洛扎,送给了那位检察官。

“尽管我也需要,但是高海拔地区的患病干警更需要。”周会明当时这样说。

挂职期间,面对一些燃眉之急,周会明会自己想办法。比如,山南检察院办公电脑紧张,他 联系诸多亲朋好友帮忙,找来了近20万元的经费;自己驻村的错那县卡达乡基本建设有缺口,他又筹措了3万元;听说咸阳藏族班有两名学生困难,他寄去1万元。。。。。。

因为援藏事迹,周会明先后被评为山南地区“民族团结进步模范个人”、西藏区“民族团结进步模范个人”,获得安徽省“五一”劳动奖章和安徽好人、中国好人等称号。此后,周会明还被评上全国第二届“守望正义——群众最喜爱的检察官”。

“在西藏的日子是我一生中最值得品味的时光。”周会明在一次报告中说,自己也不希望因为援藏一事而被贴上“标签”,“这不值得大肆宣扬,我只是做了寻常的事。”

“有些饭不要吃,有些人不要见”

2014年,陆健也从安徽来到山南检察院,在控申处挂职。刚到西藏,周会明便叮嘱他和其他新来的检察干警,“在这里一定注意别受冻受凉,因为西藏氧气较为稀薄,感冒后康复较慢。”

在周会明的帮助下,陆健开始逐渐适应着西藏的生活。没过多久,陆健便成功办理了一起较为疑难的控申案件。

为争夺 菜的摊位,汪某与他人发生争执,后双方都邀约多人携带器械到场并发生斗殴行为。在此过程中,汪某受伤。公安机关在办理此案时,把受伤的汪某当作受害人处理,当地政府为汪某垫付40余万医疗费等。康复后,汪某认为公安机关处理不当并到多部门反映问题。接到汪某的投诉材料后,检察机关对案件进行详细审查。

陆健回忆说,在案件研讨室,周会明提出汪某不仅仅是案件被害人,其邀约他人且参与斗殴,由此可见其也是该起聚众斗殴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后检察机关与公安成立专案组,汪某最终因聚众斗殴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法院同时判处汪某偿还先前政府垫付的医疗费等40余万元。

2015年初,陆健第二次前往山南市检察院挂职,开始全面主持控申工作。“有些聚会不要去,有些饭不要吃,有些人不要见。”陆健说,周会明时常如此提醒办案组人员,说要保持一颗廉洁之心。

“他提醒我眼光要放得更广一些,不能仅仅只抓山南市检察院的控申工作,全市12个区县院的控申工作也要上一个台阶。”陆健说。

挂职期满后,陆健开始面临新的选择。“领导征询我能否留下来时,要说没有犹豫是不可能的。”陆健说,当时周会明对他说:“你身体能适应,工作上也得心应手,留下来干一番事业何尝不是一 好的选择?”

这一席话,打动了陆健,他最终决定留下来。

去年6月,陆健将工作组织关系从合肥调到了山南,“把家搬到了雪域高原上。”

“ 当他还在援藏”

挂职五年后,周会明回到安徽,担任宣城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后来,他的身体却每况愈下。

“病来如山倒。”曹菁早 察觉出自己丈夫在援藏后的身体变化,长时间的藏区生活给周会明的身体埋下了隐患。

“呼吸变粗了,声音 别响。”曹菁曾多次催促他去医院检查,但都被他以各 理由推辞了,“总说这是正常的,他对自己的身体还是太自信了。”

记得周会明第一次提出要去援藏时,曹菁毫不犹豫便答应了,“这是他的理想,我应该支持他,没有理由拒绝。”

曹菁觉得,周会明经常锻炼身体,还登过七千米的山峰,感觉不会有什么问题。但自从援藏回来后,周会明的身体便开始出现明显预警。“他会觉得累。”曹菁发现,先前挺白净的一个人,变得黑瘦起来,“去年底那几天,去厕所的次数越来越多,时间也越来越长。”

直到去年12月末,曹菁逮了机会逼迫周会明去体检,“你再不去检查,我 再也不让你回宣城去。”

其实,在五年援藏结束后,周会明还萌生了再一次前往的愿望,但这一次遭到曹菁的拒绝。

医院的检查结果显示,周会明患上了癌症,已是晚期,“无力回天”。2018年1月11日,在入住上海东方肝胆医院十余天后,周会明的病情迅速恶化,医生告诉曹菁:“状况不好,可能熬不了多久。”

慌乱之际,曹菁决定催促从学校刚赶回到合肥的女儿继续往上海赶,“我们约在路上会合,预感他熬不到家。”

女儿周宇虹最终未能见到父亲的最后一面。

面对至亲的离去,周宇虹至今依然觉得猝不及防,她不愿意刻意去回想,“不敢看电视画面、柜子里的旧衣服以及摆在客厅里的遗像,我一直在回避现实,还没有找到一个方法能让自己平静下来, 当他还在援藏。”

相关文章Related

藏网最新新闻News

西藏本地新闻Local

藏网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首页|  交通  |  藏医  |  民生  |  非遗  |  科技  |  娱乐  |  生活  |  法治  |  那曲新闻  |  林芝新闻  |  阿里新闻  |  昌都新闻  |  山南新闻  |  日喀则  |  国内  |  国际|   图片  |  帮助

藏网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18 西藏新闻网www.TibetRadio.cn

藏网既中国西藏新闻网发布与西藏相关的新闻以及最新趣事,西藏旅游新闻,西藏风俗人情及藏人文化,做世界了解西藏的桥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