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西藏新闻 • 正文

援藏干部黄丽萍的“大家”和“小家”

发布时间:  浏览: 548 次  作者:次仁卓嘎
-->

生机勃勃的墨脱茶园。

黄丽萍(左一)给农牧民示范炒茶流程中的揉捻技术。

黄丽萍在农牧民朋友家炒茶。

从市区到县城,仅有一条从半山腰上凿出来的简易道路通行。公路右边,雅鲁藏布江水势湍急;公路前方,随处可见泥石流和塌方痕迹。350多公里路,要整整颠簸两天。

作为广东省第7批援藏干部,黄丽萍到西藏自治区林芝市墨脱县参加援藏已近3年。3年前初次入藏时的惊险,黄丽萍至今难忘,也 此与墨脱这朵“隐秘的莲花”结缘。期间,婆婆去世、孩子手术,她都没能陪在身边。尽管心中愧疚难忍,但她仍在坚守。

经过数月的深入调研,在获取7乡1镇的第一手资料后,黄丽萍首次提出墨脱县“百千万”农牧业产业扶持工程设想,建设西藏地区最大的万亩高山有机茶茶叶基地。在黄丽萍的带动下,如今这片被誉为“西藏西双版纳”的土地上,正发生着前所未有的改变。因援藏工作突出,近日,黄丽萍获评墨脱县2015年度“优秀行业人才”。

中山首位援藏女干部

2013年6月,潮湿的空气里夹杂着些许燥热。在中山市农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所里,黄丽萍像往常一样在办公桌上翻阅着当天的报纸。当看到一则公告时,她先是愣了一会,缓过神来又仔细看了两眼。眼前的公告上写着:招募广东省第7批援藏干部,为期3年。黄丽萍心动了。

“说实在的,当时真不清楚该怎么去援藏,也不确定自己能做些什么。之前听说过很多援藏干部的感人事迹,心里很敬佩,现在我也想挑战自己,希望能多做点实事。”没有过多犹豫,黄丽萍毅然投出了自己的简历。在墨脱县农牧局副局长的岗位竞聘中,黄丽萍凭借着十多年的农业基层历练以及高学历,出人意料地从众多候选人中脱颖而出,成为了广东省第7批援藏干部的一员,并且是其中唯一一位在基层工作的女援藏干部,更是中山市派出的第一位女援藏干部。

“好消息”传出,丈夫刘新文却有些坐不住。“一开始我以为农业局报名的人那么多,她一个女孩子肯定选不上,所以才同意她去报名试试。”但刘新文并没有过多懊恼,他立即上网查资料,才知“墨脱是全国最后一个通公路的县城,历史上地震、泥石流、塌方和雪崩频繁”,情况远比他想象中的恶劣得多,安全和家庭成了摆在二人面前最现实的问题。

“那么危险的地方,你熬得住吗?如果你行,家里这边我也行,不用担心。”丈夫话音未落,黄丽萍早已湿润了眼眶。在得到家人的支持后,2013年7月16日,黄丽萍与其他援藏干部一起登上了前往林芝市的飞机。

经过短暂的培训和交接,黄丽萍便出发赶往墨脱,同行的还有来自中山、佛山和省工商局的7位援藏干部。通往墨脱县城的唯一公路是在半山腰上凿出来的一条简易道路,仅允许一辆车单次通行。7月正值墨脱的雨季,公路的右手边,雅鲁藏布江水势湍急,浩大的“怒吼”声从峡谷深处咆哮而出。前方随处可见泥石流和塌方的痕迹,路面淤泥有大半个车轮子高。“透过车窗往下看是雾蒙蒙的一片,路边也没有护栏,车子拐弯时明显感觉到打滑,到了这个地方我确实慌了。回头看看同车的伙伴,大家的额头上都冒出了豆大的冷汗。”回想起那时的情景,黄丽萍仍然心有余悸。

这样,从林芝市区到墨脱县城350多公里的路,他们整整颠簸了两天时间。2013年7月22日,她们平安抵达,墨脱也迎来了首位广东女援藏干部。

用双脚“丈量”7乡1镇

“希望她能继续留在这里”

“墨脱县地域辽阔、雨量充沛、土壤肥沃,有着发展 色农业的天然优势。同时,交通不便、信息闭塞,村民 植水稻和玉米自给自足,丰收年每亩产值最高不超过1600元,农牧业根本谈不上产业化,甚至是产业空白。”拿到第一手资料后,黄丽萍对墨脱的农牧业现状进行了分析和归纳,情况不容乐观。

经过反复论证,黄丽萍首次提出墨脱县“百千万”农牧业产业扶持工程的设想,即在3年内 植500亩石斛、养殖8000头犏牛、建设10000亩高山有机茶茶叶基地。这项农牧业产业计划也成为援墨工作组3年扶持墨脱农牧业发展纲要的主要内容,茶叶产业也被列入林芝地区的四大 色农牧产业之一。

很多人在知道这项计划后,都很好奇为什么会选择发展茶产业。“大环境上,墨脱和国内的安化黑茶、西湖龙井等名茶产地相似,都位于北纬30度左右,自然条件大同小异。”黄丽萍说,更重要的是在墨脱镇和格当乡等地发现了老茶树,这也证明当地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曾经 过茶叶,只是后来没有形成规模。为了得到科学数据的验证,她也多次邀请广东的茶叶专家到墨脱实地调研,以及专业机构对土壤、水质等进行检测分析,最终的结论表明:墨脱县适宜高端茶叶 植。

思路援藏,更要实干援藏。墨脱以门巴族和珞巴族人为主,水稻和玉米是他们的传统农作物,虽然效益较低,但能满足最基本的生活所需。面对全新的的茶叶产业,当地村民都表现出了或多或少的疑虑:“这些绿叶子又不能直接当饭吃,而且你们3年后 走了,下一批援藏干部过来不继续了怎么办?”如何改变当地村民的思想观念从而打开局面,成了黄丽萍面临的又一个难题。

黄丽萍明白,要改变农牧民的观念 要从改变当地基层干部的观念入手。2013年9月,由当地的农业干部和农牧民代表组成的第一批考察小组飞往中山参加农产品博览会,学习农产品规模化和产业化经营。随后,一批批的考察小组前往英德市、丰顺八乡山等广东主要茶叶基地学习,了解茶叶的发展前景,增强 植茶叶的信心。同时,墨脱和多家有实力的茶企签订了茶叶收购加工及 协议,确立“企业基地 农户”的发展模式,并制定了《墨脱茶叶后期管理实施方案》,为墨脱的茶叶产业持续健康发展提供了保障。

“有了制度保障,农牧民也 更放心了。”黄丽萍说,为了解决村民的吃饭问题,在茶园建设过程中,她们会优先租借茶场所在村的器械和劳动力,并及时兑现租金和工钱。看到了实实在在的收益,村民们也从最初的抗拒到如今主动要求加入到茶园建设中,实现了从“要我 ”到“我要 ”的态度和行为转变。

经过近3年的努力,“百千万”工程已成果显著:建立建成3个石斛基地,从山上引 野生石斛并试 成功;已建成高山有机茶基地近6000亩,在建2000多亩,目前可采摘投产的2848亩,每亩每年产值预计可达14000元,目前已养殖犏牛6000多头,并陆续供应肉菜 ,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当地食肉难食肉贵的难题。

“茶叶大规模 植后,填补了我们县的产业空白。原先村民 的水稻和玉米基本上不会拿去 ,每年的收入也只有国家2000多元的相关补贴,现在他们 一亩茶叶每年的纯收入都至少能达8000元。”袁瑜贵说。

“咦,怎么来了个女干部,还是来搞农业的?”在欢迎会上,第一次见到黄丽萍,墨脱县农牧局副局长袁瑜贵心里有些失望。

“我们的工作压力很大,做农业又脏又累,希望能来个做实事的干部。她戴着个褐色眼镜,虽有一米六几的个头但看上去很消瘦,我 想她是不是过来‘镀镀金’ 走人了。”这是袁瑜贵的心里话,也是当时绝大部分人的普遍反应,惊讶和佩服中又带着些许怀疑。黄丽萍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让大家逐渐改变了最初的看法,成了他们眼中的一位坚强尽责的“女汉子”。

“这里气候温暖潮湿,蚊虫多到无法想象,雨季更是蚂蝗的活跃期,道路两边的草丛和树叶上随处可见蚂蝗的足迹。电视也只有两三个能勉强看清的频道,手机信号不稳定,雨季经常断网断信号,停水停电更是常有的事情,是名副其实的‘高原孤岛’。”墨脱县城艰苦落后的条件,给了这些援藏干部一个十足的“下马威”。黄丽萍还记得,“当时物资也是非常匮乏,全县唯一的菜 一周只供一头牛,有时还没有。每逢周末六点钟天不亮 得起床,打着手电筒到菜 排队买肉,晚一点可能 买不到。”现实和理想的落差,让黄丽萍有些气馁,该怎样因地制宜发展农牧产业帮助农民脱贫致富?一道难题摆在了她的面前。

为尽快了解墨脱县的经济发展以及民生情况,做好3年援藏项目规划,黄丽萍在不到4个月的时间 走遍了墨脱县7乡1镇和绝大部分的行政村。“很多时候我们考虑到她是女同志,都 地不安排下乡任务给她,结果她总是自己主动要求去。”袁瑜贵说,“我们刚开始都怕她拖后腿,可她每次自己背着行李来,走起路来比有些男同志还快。”

2013年11月,黄丽萍同十几位干部一起到帮辛乡、加热萨乡和甘登乡进行实地调研,也 是当地俗称的“上三乡”。上三乡位于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深处,当时尚未通公路,当地过半的干部也未曾到过这3个地方。一条羊肠九曲般的骡马驿道裸露在半山腰的悬崖峭壁上,道路两边稀稀落落分布着低矮的灌木,这是上三乡与外界相连的唯一通道。 这样,黄丽萍一行每天顶着高原烈日,在骡马驿道上徒步走10多个小时,有时甚至更多,来回共走了8天。

“每天的调研工作都安排满满的,并且在天黑前必须赶到下一个入住点,走夜路随时有可能掉下悬崖。西藏冬天的昼夜温差太大,我们都不想在半夜被冻成冰棍,所以每天都在不停地赶路。”黄丽萍说,“那段时间 别累,饮食和气候又很不适应,瘦了十几斤。春节前回去体重只有将近100斤,把家人都吓坏了。”

虽然条件极其艰苦,但黄丽萍最终还是顺利完成了调研任务,获得了墨脱县农牧业发展的第一手资料,这也为她以及工作组随后制定3年援藏规划提供了 的数据支持。更重要的是,她也 此赢得了当地干部和村民的尊重。

“墨脱已经成为我的第二故乡”

“墨脱早已经成了丽萍的第二个家,她在那里尽心尽力地奉献着一切。”在妻子援藏的这几年,每天6点钟刘新文 要起床,早饭后送小孩上学,再去上班。晚上5点半下班,接完小孩 回来做饭,并督促他学习,应酬也是能免则免。“确实是又当爹又当妈,但是我知道她心里也不好受。”虽然压力陡增,但是话语间仍能感受到刘新文对妻子援藏工作的理解和支持。

很多人说,黄丽萍去援藏是舍小家顾大家,但是其中的酸楚只有黄丽萍体会最深。“儿子说当初不知道我要去3年那么久,要不然他 不会同意我来援藏,还说每天晚上都会想我想到睡不着,躲在被子里哭,后来也不跟我通电话和 。”说到这里,黄丽萍的声音几近哽咽。

在2015年春节后启程返藏的当天凌晨,9岁多的儿子突然发病被送往医院,医生建议马上给孩子动手术。“当时,我整个人都懵了。”黄丽萍说,“这边儿子哭着喊着叫我不要走,那边队友正在机场等着我一起返藏,心里非常难受。”随后,早已泪流满面的黄丽萍在把儿子送进了手术室后,选择了立即归队。飞机降落在成都机场后,她 迫不及待往家里打电话,在丈夫告知手术成功后,接踵而来的内疚让黄丽萍收不住眼泪。

“当时真有点后悔,觉得自己不应该舍弃这么小的孩子去参加援藏。”然而,意外接踵而至,黄丽萍措手不及。2015年10月27日,正在下乡途中的黄丽萍,突然接到家里的电话,告知婆婆病危。由于路途遥远,尽管连夜往家里赶,等黄丽萍10月29日傍晚到家时,婆婆已经去世。“婆婆待我亲如闺女,当初去西藏跟她告别时,她 说等我援藏结束时要去西藏接我回家。”这成了黄丽萍终生的遗憾。

3年援藏,黄丽萍有着许多无法言语的苦楚。她十分感谢家人一直以来的理解、支持和鼓励。2015年春节,儿子送给黄丽萍一顶太阳帽作为新年礼物。听到儿子说“妈妈,西藏那边太阳大,你又爱臭美,以后戴上这顶帽子,脸上 不会长那么多斑了”,黄丽萍给了他一个大大拥抱,心里充满了感动。

熟悉黄丽萍的人都知道,在距离中山1955公里外的地方,黄丽萍还有着第二个家,那 是墨脱。在那里,她自愿帮扶了两户“亲戚”。由于身体残疾,缺乏家庭支柱,多布杰家里一直都比较困难,黄丽萍曾帮他联系了援藏医疗队,给多布杰进行会诊治疗。而德前是黄丽萍更为牵挂的一家,德前丈夫早前去世,留下几个孩子,最小的还不会走路。“每次从中山回来,她都会给这两个家庭捎上些生活用品,平时有什么好吃的都会让驻村干部帮忙带过去。每次她去德兴乡那儿东村看望后,德前都会拉着她的手直至送到村口,嘱咐她路上小心。”广东省第7批援藏干部、现任墨脱县副县长张剑峰说。

在墨脱,38岁的黄丽萍得到了尊重和信任,留下了珍贵的回忆,结下了深厚朴实的友谊。“3年援藏,从初入藏时的 不习惯,到现在能坦然自若地与藏民们一起工作生活,是家人、朋友和同事的陪伴和帮助让我很快走出困境。艰苦复杂环境的磨炼,也让我现在更加坚定、更加务实,能多做点实事、多点帮到别人, 已是我最大的快乐。”电话那一端,黄丽萍的声音清脆而爽朗,“墨脱,已经成为我的第二故乡。3年援藏初心不改,更是无怨无悔,我一定会站好这最后一班岗。”

声音

广东省第7批援藏干部、现任墨脱县副县长张剑峰: 她有能吃苦的“老墨脱精神”

有一次我跟她一起下乡 茶,那里蚂蝗和蚊子 别多,她 把自己从里到外裹得严严实实,大热天的 露出两只眼睛,看着都难受。 算是这样她还是经常下乡,真的很不容易。偶尔有同事生病,她都会主动帮忙煮点白粥,照顾得很体贴。她还经常下乡去慰问贫困家庭,为当地的小学捐资捐物,从自己的工资里拿出部分给五保户买些生活必需品。

墨脱村茶农贡桑卓玛:希望她能继续留在我们墨脱

原来 水稻赚不到钱,很多人都去打工,但 茶叶一天 能拿到200元,有些居民家里三四个人全都跑过来参加。只要茶叶能 出好价钱,以后的生活肯定会越来越好的。黄丽萍经常到地里和我们一起干活,这里蚂蝗和蚊虫很多,身上被咬得都是包她也忍着。有时候村民说了一些不恰当的话,她也不生气,还是跟我们讲道理。希望她能继续留在我们墨脱。

相关文章Related

藏网最新新闻News

西藏本地新闻Local

藏网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首页|  交通  |  藏医  |  民生  |  非遗  |  科技  |  娱乐  |  生活  |  法治  |  那曲新闻  |  林芝新闻  |  阿里新闻  |  昌都新闻  |  山南新闻  |  日喀则  |  国内  |  国际|   图片  |  帮助

藏网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18 西藏新闻网www.TibetRadio.cn

藏网既中国西藏新闻网发布与西藏相关的新闻以及最新趣事,西藏旅游新闻,西藏风俗人情及藏人文化,做世界了解西藏的桥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