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西藏新闻 • 正文

格桑曲真你来了——访援藏音乐人于丽

发布时间:  浏览: 278 次  作者:次仁卓嘎
-->

当代中国记者 > 金鹏

缘分是个说不清的词,现任新华社原音传媒首席运营官的音乐人于丽慧深信缘的存在。她说:“我相信我与西藏这片土地、这片土地上的孩子们的缘分。”

2007年于丽慧动身前往位于中印边境上的乃堆拉哨卡拍摄一部音乐片,这是她第一次进藏。乘坐两天火车到达拉萨,于丽慧的团队前往大昭寺取景,大昭寺里一位高僧阿钦仁波切对她说:“格桑曲真你来了。”

于丽慧不明白高僧为什么称自己为格桑曲真,高僧的侍者解释:“从来没有为什么。”格桑曲真的汉语意思是被宗教神真佑护的格桑花,“格桑花是开放在青藏高原上的普通花朵,它缤纷美丽,又极顽强,只要有土壤与空气便会开放”,于丽慧说。

土地、天空、自我,在这一年格桑曲真来到了这片纯净的高原,并与之结下不解之缘。也许那时于丽慧已经注定成为青藏高原旷野中一株美丽的格桑花,这 美只源于一个人的内心。

“孩子们并不穷”

2007年,于丽慧出版了个人音乐CD《雪山哨卡一个兵》,并把它的版权赠予西藏人民政府。同年她第二次来到西藏,这次她邀来一些朋友,一同为藏区的青少年教育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因此,西藏青少年基金会授予于丽慧“西藏爱心大使”称号。

谈到这些荣誉,于丽慧说:“我做的不是公益,至少我自己这么认为。孩子们并不穷,也许他们在物质上有些困难,但他们的精神很富裕,他们与我们一样有理想,他们善良、聪慧,很多时候我觉得,那个需要帮助的人是我。这些孩子净化了我的内心,我对他们提供的这点儿帮助,远没有我获得的多。”

“我做的不是公益”这句话在整个采访过程中被于丽慧提到多次,她甚至不承认自己提供了帮助。在她心中,孩子们不贫穷,他们活得充实、丰富,所谓的帮助,只是使他们拥有一些与其他孩子相同的机会,而在这过程中,于丽慧找到了幸福。幸福是格桑的汉语解释,格桑花也叫幸福花,于丽慧的幸福来自孩子们放学后那一张张红扑扑的笑脸,来自于他们的热情与淳朴,她的幸福反过来又影响了周围的世界,人们跟随她来到这片神奇的土地,呵护幸福的 子,使它们发芽。“格桑花”从此便成为一些藏区朋友及孩子们对于丽慧的称呼,她如一株平凡的格桑花,在高原煦暖的阳光下悄然开放。

2007年后,于丽慧每年至少入藏一次,每次都要带些朋友,为藏区孩子的教育出一份力量。这些年来,据相关人员介绍,仅于丽慧和他的爱人对藏区青少年的各项捐助已累计近2000万元人民币。对此,于丽慧说:“我们对钱没有太大的需求,只要够用 行,我爱人对藏区孩子的爱只比我更深。”

开始时,于丽慧捐助的形式很多样,甚至和朋友一起去牧民家中资助贫困儿童上学。她说:“那时候还不太懂,后来知道这 捐助方式不合适,不够理性。”

桑金珠姆女子孤儿学校

“藏族女性地位至今仍然不高,有些家庭对女性另眼看待。”于丽慧介绍:“改变男人,改变的只是一个人,改变女人,改变的是一个家庭,因此,我把关注的重心向藏区女童倾斜。”在这一愿望下,她和朋友们开始集中对女童项目提供资助,其中有一所位于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的女子孤儿学校。

海拔4000多米的果洛藏区传说是史诗英雄格萨尔王的故乡,这间学校取名为桑金珠姆,桑金珠姆是格萨尔王的大王妃,她一生为妇女解放做贡献,被奉为藏地的自由女神。学校前身是一位出家师傅的家,当年他收留了几个孤儿女童,由于女童人数增多,于丽慧等资助者凑了一些钱把房子扩大了一些,如此反复 申请了这间女子孤儿学校。

于丽慧第一次来到桑金珠姆女子孤儿学校是2013年,那时果洛地区的最低气温低至零下20多度。她说:“从西宁坐12个小时的车来到学校,清晨,真的非常冷,但听到那片纯净雪原中响起的清脆唱经声,让我觉得一切都太值得了,女童们的诵经宛如天籁之音,与天地浑然一体,那时觉得 别幸福,能有机会走近她们 别幸福。”

学校的条件虽然改善了一些,仍然非常艰苦。一张床睡三个孩子,伙食条件也很差。“晚上我和孩子一起打饭,一个小木碗里有几片冬瓜几片牦牛肉,我们以为这只是汤,一问才知道这 是孩子们的晚餐,而且还是因为我们来了才加了几块牦牛肉。孩子们对我说,这是她们吃过最丰盛的晚餐,太好吃了。孩子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这样怎么吃得饱?我把我碗里的菜夹给她们,她们把手背在身后都不要,说自己吃饱了,她们很善良。”

于丽慧说:“那里的洗手间是间距离房子很远的茅厕,半夜,雪反射月光,空气变成蓝色,我打开门看到 别平坦的雪地上留下一行行通向茅厕的小脚印,心头一震,物质条件太差了。孩子们很粘我,拉着我到处跑,孩子带我去一处她们认为最美好的地方,其实 是间废弃的平房,那里可以挡风又没人打扰她们,孩子们在这里能自由地玩耍。这样的条件给我很大震动,当时暗下决心,即便是我一个人也要为她们提供帮助。”

于丽慧在学校住了一周,临走时已对学校的需求心有成竹,首先改善学校的基础设施,然后为孩子们提供教育机会。于丽慧列出清单,一项一项地解决问题。她说:“回去后我发动了很多朋友,河北的一个朋友每半年为‘桑金珠姆’提供两吨面,他自己开车 送上高原,浙江的朋友为学校提供了所有的取暖设备。”在于丽慧的努力下,桑金珠姆女子孤儿学校的基础设施渐渐完备,现在学校已收纳孤儿160多人,有人帮忙建了校舍,有人帮忙建了图书馆,在众多热心人帮助下,被自由女神庇佑的女童们获得了全新的成长环境。

硬件之后是软件,于丽慧每次来校都会教孩子们音乐和语文,她说:“孩子们的音乐细胞是与生俱来的,儿歌教一遍 会唱。她们自己学跳舞,给我们表演了许多舞蹈,现在她们有自己的藏戏小团队,剧目都是她们自己排练的,我把她们推荐给许多地方,表演很受欢迎,现在这个剧团已经能自给自足了。”

有些孩子被于丽慧推荐到北京来上学,“她们一来,学费 被朋友们分摊,也有一对一资助的,不用我说什么,他们都很有爱心。”孩子们来京都要到于丽慧家去住,人多时打地铺也愿意,孩子们喜欢于丽慧叫她“格桑花”。于丽慧说,格桑花不代表她个人,代表众人对高原的这份爱,她说,“清晨,在‘桑金珠姆’醒来时,听到院子里传来孩子们的嬉笑声、打闹声, 别幸福。”

用商业模式解决社会问题

于丽慧希望把资助藏区青少年这件事做得更有效率、更具规模,能帮助更多人成长。今年,她与伙伴们准备筹建一个面向藏区的文化艺术基金,“我们有幸拿到了公募资金资格,我希望通过商业模式来解决社会问题。这样能给商业赋予更大的意义,又能使社会公益可持续发展。”于丽慧说。

谈到未来的计划,于丽慧很有信心,“文学艺术能点亮孩子的梦想,他们需要这个机会。贫困地区的孩子、少数民族女童是我们的重点,我们将组织一些大型音乐项目,进行公益募集与推广;面对孩子们的真正需求,我们计划建立起一套有效的支教系统,与大学生志愿者合作,为孩子提供艺术教育帮助。同时,通过资助给藏区的青少年提供教育机会,与艺术家们合作,建立榜样,带动事业发展。”

实际上,这些设想于丽慧这些年都在做,按她的话说,还“不够系统,没有规模”。她前年投资了音乐剧团,剧团在全国巡演,于丽慧要求剧团把20%的票留给孩子,邀请当地孩子走进剧场,让他们感受音乐文化,对贫困地区的孩子免费赠票。同时藏区的孩子可以利用此平台演出,未来她们可以选择留在剧团工作。

于丽慧邀请著名音乐制作人捞仔等知名音乐人参与到项目中来,《中国好歌曲》的音乐总监捞仔每年都会入藏,给孩子唱歌,鼓励她们的梦想,捞仔也会邀请一些孩子去他家中学习,并为她们提供资金帮助。

采访将近结束时,于丽慧说:“这件事不是我的事业,我把它当做我的生活。小时候我喜爱唱歌,如果没有家庭的支持,梦想 无法实现,现在,我想把这梦想的机会,传递给藏区的孩子们。我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其实人人心中都 着慈善的 子,只要它发芽生长,我们的社会 充满希望。”

格桑花很平凡,初夏,高原上漫山开放的格桑花 如同幸福之海。

相关文章Related

藏网最新新闻News

西藏本地新闻Local

藏网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首页|  交通  |  藏医  |  民生  |  非遗  |  科技  |  娱乐  |  生活  |  法治  |  那曲新闻  |  林芝新闻  |  阿里新闻  |  昌都新闻  |  山南新闻  |  日喀则  |  国内  |  国际|   图片  |  帮助

藏网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18 西藏新闻网www.TibetRadio.cn

藏网既中国西藏新闻网发布与西藏相关的新闻以及最新趣事,西藏旅游新闻,西藏风俗人情及藏人文化,做世界了解西藏的桥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