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援藏人物报道 • 正文

王晖:无悔的援藏青春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索朗措姆

“藏族群众在用生命保护我,我的工作怎么能随着援藏工作的结束而结束呢?回到北京,我没有一天不惦念他们, 好像把自己的父母孩子落在了那块贫瘠的地方了!”

自愿将两年援藏时间延长至四年,后又请缨第二次援藏,原中石油、现中海油援藏干部王晖,在藏北高原工作5年来,努力改善当地牧民的生产和生活条件,促进当地经济发展,成为全国为数不多的两次三届进藏工作的援藏干部。最近,他获得了全国对口支援西藏先进个人荣誉称号。

艰苦不怕吃苦,缺氧不缺精神

2007年盛夏,34岁的王晖作为中国石油第三批援藏干部,从首都北京来到西藏双湖 别区。这对内地来的援藏干部是个严峻考验。因为这里平均海拔5000多米,1976年开发前曾是一片人迹罕至、自然环境十分恶劣的无人区。

王晖从拉萨向双湖进发赴任双湖 别区副区长时,汽车在“不是路的路上”跑了两天。他高原反应严重,一路上呕吐了十几次,后来吐的都是“绿水”,不能吃饭,不能进水,不能说话,不能直腰。

“抵达双湖后,许多干部群众夹道欢迎,让人感动!我当时心里想,当地干部、群众给我们这么高的礼遇,这两年我们能为他们做些什么呢?”王晖那一刻感觉到身上担子沉甸甸的。

以后的两个多月,王晖和一起援藏的郑斌多次组织召开干部、职工、群众座谈会,以解决干部、职工和牧民群众急需解决的问题。两年来,他们走遍全区7个乡(镇)的31个行政村,行程好几万公里。

为进一步改善牧民生产生活条件,王晖与总公司积极沟通,确定项目,让援藏工作重心下移,重点进行牧民安居工程和基础设施的建设。

由于双湖草原无霜期很短,施工期仅有四个月时间,所需钢筋、水泥等材料从上千公里外运来,费用高、成本大,工程难度比内地高出了许多倍。

为及时解决施工中的各 问题,王晖和同事郑斌常常吃住在工地。他们在氧气浓度不及平原一半,喘三口气相当于在内地喘一口气的地方,战胜常人难以想象的头疼、胸闷和气喘,以及吃饭难、交通难、文化生活单调等 困难,将青春热血抛洒在藏北高原。

2007年底,王晖在一次下乡途中没有手机信号,车陷入湖边沼泽里,车轮是越陷越深,想尽一切办法也无济于事。夜幕降临,气温骤降,他和同事只好在车里当“团长”(身子团缩)等待救援。一夜过后,他们的眉毛和胡子上都被哈气挂满了霜,身体先是发冷,后是高烧,多亏县里的同事一天后找到了他们。

王晖拨通家里电话时,焦急的母亲疼爱儿子,在电话里喜极而泣地说:“知道你没死 行了!”女儿抢过电话说:“爸爸,你回来吧,我想你。”王晖故作轻松,宽慰着家人,但放下电话,已是满面泪痕。

12万平方公里的双湖草原上,布满了星罗棋布的盐湖。不少的盐湖生长着一 有的优质饲料——卤虫,它是高级海鲜饲料的原料。这些盐湖中最有名的是香错湖,这个盐湖像是双湖的聚宝盆,每年 收入300多万元,占双湖财政收入的一半以上,但由于缺乏专业技术和管理等因素,近年来一直减产。

王晖得知此情,十分焦急。他在做好援藏项目的同时,利用到拉萨出差的机会飞回北京,前往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等相关部门求教,最终找到了利用科技手段提高卤虫产量的好方法。

两次援藏,只为情缘难舍

2011年,双湖 别区牧民群众手捧哈达,排着长队,为连续在这里工作了四年、将要回到北京的援藏干部王晖送行。洁白的哈达一条条落在他的双肩,一层一层叠到了头顶。。。。。。

因工作需要,回到北京刚与家人团聚的王晖从中石油调到中海油工作,恰逢又一次援藏换届。于是,王晖第二次请缨报名援藏。2013年7月,作为中央第七批援藏干部,王晖来到了中海油对口支援的尼玛县。本文来源:瞭望观察网

王晖在作为中石油干部援藏期间,第一个两年援藏期满时,他放弃了和家人团聚的机会,主动申请再延长两年,妻子、女儿曾不理解,而王晖最终还是说服了亲人,干了两个两年;而这次,他作为中海油援藏干部再次援藏,又将工作三年。他将最宝贵的青春年华奉献给藏北高原,是想和援藏兄弟们一起把更多的援藏项目建起来,再为藏北高原添把劲。

谈起西藏情缘,王晖告诉本刊记者:有一次,他坐车在回县里的路上,赶上雨季河水暴涨,很多条道路都被草原河冲毁,水下的路面什么样,前面的路况能不能通过,谁的心里都没有底。“怎么办?”他很焦急,“只能冲过去试试,要不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回到县里。”而藏族司机益多却把王晖赶下车,他说:“去年班戈县委书记 是在这条河里被冲走牺牲的,我不能让您有事。”说完,自己一人驾车冲过河去。

“藏族群众在用生命保护我,我的工作怎么能随着援藏工作的结束而结束呢?回到北京,我没有一天不惦念他们, 好像把自己的父母孩子落在了那块贫瘠的地方了!”王晖动情地说。

然而,藏北高寒缺氧,让许多人视为畏途。双湖的含氧量只有内地的30%多,被称为“人类生命极限的实验场”,王晖刚到双湖时,失眠、高血压、紫嘴唇等高原反应无法逃脱。最初几天,高原反应严重时,他每天呕吐十几次,不能吃饭,不能进水,撕裂般的头疼让他每天无法入眠。但他依然深爱着这片土地,凭着顽强的毅力,硬是让自己适应了恶劣的自然环境。

原本是无人区的双湖和尼玛草原,许多地方本没有路,汽车走多了便成了路。一到雨季,草原上的这些“路”布满沼泽,陷车是“家常便饭”。每次下乡,每次陷车,帮着司机挖车、推车,几乎成了王晖必做的工作,这对身体和意志都是挑战。

藏北“无人区”地广人稀,下乡 意味着要长途跋涉。长期以来,王晖腰椎受损严重,至今不能直坐,旅途中的扬尘使他患上慢性肺炎,每次行车后都要咳嗽半月。

2007年8月,王晖第一次踏上西藏高原,此后在一年时间里,他先后十多次深入基层,倾听民声,解决民困。除了完成计划内的援藏项目外,他欣然接受双湖区中心小学“名誉校长”的聘请,开启了援藏干部直接参与学校管理的先河;他组织开展“手拉手”助学活动,组织捐赠价值30万元的图书和书架,为双湖建立了第一座图书馆;他提出了“精神援藏”的理念,自行设计、编辑、筹集资金,在双湖区建成了“双湖 别区发展历程、大庆精神、铁人精神展厅”。

王晖来到尼玛县援藏一年间,又马不停蹄地筹建尼玛县展览厅,策划旅游产业,捐赠贫困生,救助患病儿童。。。。。。他浑身有股使不完的劲。

他立足那曲西部四县实际情况,提出打造那曲西部四县“羌塘象雄文化走廊 色旅游线路”,现已完成规划设计方案。

“王县长,亚咕嘟!”

让民族团结之花在藏北高原上绽放,增进西藏与内地之间血浓于水的交流、交往、交融,是援藏工作的根本目的。

王晖在担任双湖 别行政区副区长和尼玛县副县长期间,每次下乡,都和牧民打成一片,吃糌粑、喝酥油茶、聊家常。。。。。。一点架子也没有,他为贫困牧民群众的孩子掏学费,为生病的牧民出医药费,竭尽全力为他们提供帮助。

今年8月26日和10月17日,在王晖的努力下,尼玛县先天性心脏病患儿才旺爱卓和其美拉姆在北京得到爱心捐助治疗后,患儿父亲石秀占堆和次仁石达都伸出大拇指对本刊记者说:“王县长,亚咕嘟(好)!”本文来源:瞭望观察网

“见到藏区每一个需要帮助的家庭, 别是儿童,我都想到如果他是我自己的孩子,我会怎样呢?尽管自己能力有限,但见了 再也放不下。”王晖说。

15岁的才旺爱卓和2岁的其美拉姆都患有先心病,在王晖的帮助下,才旺爱卓先得到救治,她返藏后没几天,尼玛县兽防站兽医次仁石达找到王晖哭诉:“王县长,我女儿其美拉姆得了重病,医院已下病危通知单,她的妈妈都要急疯了,快帮我救救孩子!”

面对这 情况,王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他。王晖通过北京的朋友帮助联系医院、病床、交通、住宿。。。。。。可七八万元的手术费从哪儿来?

他和一位有着西藏情缘的媒体朋友利用微信和微博组织捐款,联系企业赞助,直到在动手术的前两天,筹到的款额还差一大半。王晖的妈妈得知此事,说:“我有点存款先拿出来用吧,孩子不能耽误呀。”

愁眉不展之际,好消息传来,麦迪舜公司主席王晓峰愿意补足相关费用。王晖听到这一消息后,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心里悬了很多天的石头终于落地。

生命垂危的小拉姆经过北京安贞医院的第一次手术,终于从死神手中挣脱出来。王晖想让患儿母亲的精神状态好转起来,又 从西藏带着她到北京探望女儿,见到女儿健康的模样时,妈妈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历时一个半月的住院治疗、二次成功的心脏介入手术,使小拉姆获得了新生。离京回藏的前一天,王晖带着小拉姆全家到天安门广场,小拉姆妈妈的精神状态也恢复了正常,全家人其乐融融的喜悦场面让王晖热泪盈眶。

其美拉姆和陪伴她的父母乘火车返回西藏,本刊记者与王晖的母亲和爱人在北京西站的站台上不期而遇。“我都成‘女汉子’了。他一人援藏,我们是全家忙碌!”王晖爱人郝焱冰快人快语,笑着对记者说。

为了救助这两位患儿,王晖把获得全国对口援藏先进个人的1万元奖金全部捐献出来。

有人问他:“你在西藏献了青春,值得不值得?”王晖回答:“多为西藏人民做点事,再苦再累都值得。因为我深爱这里的人民,深爱这片热土。”

藏网最新新闻News

西藏本地新闻Local

藏网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首页|  交通  |  藏医  |  民生  |  非遗  |  科技  |  娱乐  |  生活  |  法治  |  那曲新闻  |  林芝新闻  |  阿里新闻  |  昌都新闻  |  山南新闻  |  日喀则  |  国内  |  国际|   图片  |  帮助

藏网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18 西藏新闻网www.TibetRadio.cn

藏网既中国西藏新闻网发布与西藏相关的新闻以及最新趣事,西藏旅游新闻,西藏风俗人情及藏人文化,做世界了解西藏的桥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