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援藏人物报道 • 正文

援藏一年半 脱发一大把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索朗央宗

徐文冲为藏胞排查手足口病。 由被访者提供

人物简介

徐文冲

年龄:41岁 出生地:广东省清远市

经历:1995年毕业于广州中医药大学医疗专业,现为佛山中医院急诊科主治医师。2012年2月到2013年7月,他被派遣到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易贡茶场进行为期一年半的技术援藏工作。徐文冲作为运动员医疗站的代表于2011年5月获得由广东省委、省政府授予的“广东省广州亚运会亚残运会先进个人”荣誉称号。

他是广东援藏队里援藏时间延期最长的医疗技术队员。今年7月,他才从西藏完成援藏任务归来。西藏林芝地区易贡茶场,坐落于喜马拉雅山脉与念青唐古拉山脉的交会峡谷中,海拔2200米。2012年2月13日,徐文冲抛下刚买的正要装修的房子,以及七旬的母亲,踏上了援藏之路。

严寒、低压、低氧让大脑缺氧、反应变慢,走动也变得困难,爬个200米的小坡都足以让人气喘吁吁。“在去茶场路上,我在用笔画输入发短信报平安, 连一些最平常用的字,都要想一会儿才记起来怎样写,个别甚至想不起来了,只好改用拼音输入法了。”徐文冲说。一年半时间,徐文冲头发掉了一大把,人也轻了十多斤。说起援藏的经历,徐文冲印象最深的还是西藏路况之险。

南都:在西藏治病救人和在佛山治病救人,有什么不一样的吗?

徐文冲:藏民的用药习惯不同,而且那边器材也比较短缺,外出治病要经过很危险的天路。

山路车轮悬空 别惊险

南都:听说你在川藏线那段“最危险国道”上来回了不下100次。

徐文冲:是的,川藏线从八一镇到茶场路急弯多、坡陡、路面狭窄凹凸不平。第一次进茶场时,我坐在皮卡车前排右侧,好几次都看到右侧的轮子悬空了, 别惊险,很考验车技,尤其是在会车的时候。

南都:要走这样的险路去给人治病,自己也很害怕吧。

徐文冲:确实,一开始时挺害怕,后来走太多了也慢慢习以为常了。

南都:一年半时间里,让你印象最深的事情是什么?

徐文冲:印象最深的一次是2012年4月18日晚上护送一个急性脑出血的病人去林芝。那晚8点多,我们用小面包车送病人到林芝地区人民医院急救。当时正逢雨季,泥泞的路上飞树、飞石随处可见,上色季拉山时还出现大雾、下雪,汽车差点和路中间的牦牛撞上,好在有惊无险。第二天下午1点多病人才被安全送达地区人民医院急诊科。

头发白了 体重轻了

南都:在西藏本来 容易有高原反应,还这么劳累,身体吃得消吗?

徐文冲:我身体还算比较好,虽然一开始会有些不适应,但慢慢的 好了,也没有明显的高原反应。但一年半下来身体还是出现了明显变化,皮肤变黑、头发稀疏、白头发增多,体重减轻了。我妈见到我都说儿子啊你怎么黑了这么多,头发少了这么多。体重掉得最厉害的时候,一下轻了十几斤。我还听说有一个三水去的医生,体重轻了20多斤。

南都:大家都有这样的身体反应么?

徐文冲:基本上都差不多,援藏队员都会掉发。有一天我们发现公共冲凉房的出水口不能排水了,打开盖子才发现,原来是大家洗头时掉下的头发把出水口给堵住了。

逐渐改变藏民乱用青霉素状况

南都:你刚才提到,藏民的用药习惯不同?

徐文冲:他们很喜欢用青霉素,甚至经常没有接受皮试,直接注射,后来我们多次跟当地医生藏民交流,也建议一般病情以头孢等其他药品代替,慢慢的他们才开始接受了。

感觉时间都不是自己的

南都:除了医疗保障外,闲暇时间会做什么?

徐文冲:其实除了医疗保障的工作外,还要做很多其他的工作,例如编写医疗简报、统计数据、递交材料、 菜、搬石头等。来到场部根本没有周末的概念,感觉时间都不是自己的。去年8月10日我妈妈来看我,她已70多岁了,我却接连10天都抽不出身陪她逛。最让我后怕的是,母亲在西藏的40多天里,摔倒过3次。她有白内障,没看清台阶, 摔了,所幸无大碍。

采写:南都记者 田海燕

实习生 刘思怡

原文来源: http://epaper.oeeee.com/K/html/2013-08/23/content_1921078.htm

藏网最新新闻News

西藏本地新闻Local

藏网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首页|  交通  |  藏医  |  民生  |  非遗  |  科技  |  娱乐  |  生活  |  法治  |  那曲新闻  |  林芝新闻  |  阿里新闻  |  昌都新闻  |  山南新闻  |  日喀则  |  国内  |  国际|   图片  |  帮助

藏网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18 西藏新闻网www.TibetRadio.cn

藏网既中国西藏新闻网发布与西藏相关的新闻以及最新趣事,西藏旅游新闻,西藏风俗人情及藏人文化,做世界了解西藏的桥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