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藏区动态 • 正文

【警人警事】一个藏族警察的乡村日记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米玛旺堆

我的父亲是一名警察,我的童年, 是在云南省德钦县公安局大院里度过的。那些创造了许多传奇的警察叔叔和警察阿姨带着我长大。在我的眼里他们是最帅气最漂亮的。每个孩子的童年心中都怀揣着一个梦想,有的想当老师,有的想当医生,而所谓的梦想 是你觉得他们是那么的威武帅气,自从懵懂的我能记事开始,我 成为德钦县公安局大院里的一名“小警察”,妈妈给我缝了一套小制服戴着大大的圆盘帽,我背上父亲给我做好的木头枪“巡逻”着各个楼道,穿梭在每个办公室,只为了进去给叔叔阿姨们敬个礼。 这样,我在警察大院里度过了6年愉快的童年时光。

2005年12月,我如愿来到熟悉的德钦县公安局成为了一名警察,当时的公安局还是我小时候记忆中的样子,只是没了当年那些叔叔阿姨,取而代之的是年轻的同事。那时的我依然怀揣着儿时的梦想与憧憬,我也很庆幸自己能真正成为一名人民警察,若不然,我也没有机会再次回到这个儿时记忆里充满温情感暖的地方。

2010年3月组织安排我来到了羊拉派出所。

羊拉乡地处三省交接处,是与四川省、西藏自治区相邻的“鸡鸣三省”之地,辖区面积1087平方公里,共辖4个村民委员会,1024户,7195人,均分布在半山区,最高点为察里雪山,海拔5534米。辖区治安环境 殊、复杂,道路交通条件落后,藏区维稳工作任务艰巨。秉持着对党忠诚、对人民负责的要求,我上任后的第一项工作, 是入户走访,走遍了羊拉的山山水水,走进了家家户户,认真调查研究,对影响辖区社会治安的疾症反复进行“会诊”,认真了解群众诉求,为工作开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想想时间过得真快,一晃眼 过去了8年。在我的记忆里羊拉只有两个季节,雨季、冬季,由于我们这里路不是很好,一到雨季、雪季的时候公路 出现塌方现象,进出两难。通常清理道路不归我们派出所管,但“有事找警察”连三岁小孩都说得出来,所以都给我们打电话让我们去帮忙,清扫塌方公路也成为派出所里的一项工作任务。还有村里的事情很繁琐。记得有次一个村民慌慌张张地跑到所里说自己家的牛拴在树上被偷走了,我和几个民警跑到拴牛的地方一看了,牛套还在牛不见了。安抚了村民先让他回去,我和几个民警 跟着牦牛的足迹找了4个多小时,终于找到了丢失的牛。当看到村民喜极而泣的表情,我们觉得多累都值。

做为一名警察不是要破多大的案件才称之为警察,人民警察之所以成为人民警察是应当为人民服务。

还记得2012年的冬天,根据上级部门的工作安排,我带着所里的民警前往最偏远的羊拉村开展工作,羊拉村距离派出所72公里,平均海拔3500米,通村公路狭窄且崎岖蜿蜒,为保证安全,车辆行驶缓慢,在行驶了4个小时左右后到达了雪山垭口,此时在距离羊拉村大概30余公里的途中突然下起了大雪,鹅毛般的大雪挡住了我们前进的道路,当时已是晚上11点多,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怎么办?如果放弃行程返回派出所又肯定会耽误第二天严查枪支行动。于是我们决定裹着仅有的一床毛毯在车里睡了一个晚上。其实那一夜我们辗转反侧,彻夜难眠,工作的重任、家庭的重担以及窗外的险恶环境等等这些充斥着我们的大脑,半夜想开车门出去看看外面的情况,但是发现车门都被堆积的白雪给堵住了,快到天亮才模模糊糊地睡着,等早上醒来发现虽然车子里开着空调但夹放在毛毯中的矿泉水已经结成了冰,我们庆幸自己不是那瓶矿泉水。天放晴了,我们用尽全力把车门推开,拿出随车携带的铲子开始铲雪,一铲一铲,大概铲了一个多小时,雪依然很厚,再三努力,没办法最后还是放弃了。于是我们决定抄小路赶去羊拉村委会,我们背负重重的宣传材料和部分行李,一步一步的踏着雪,缓慢的行进着。最终花了4个多小时的时间到达了羊拉村委会,卸下行李才发现手脚已经被冻得红肿。

虽然我是一名藏族警察,但是迪庆这里的藏语隔一座山 有不同的讲法,在执勤工作中也难免出现沟通困难问题,有时进村入户了解民情,村民们很热情地迎接我们,和我们一起坐在火塘旁交谈。而我们的藏语跟群众热情比起来 相形见绌了,在交谈中有许多的不便。因为羊拉村与西藏相接壤,其藏语里掺杂着西藏的方言,而我会的藏语只能说是藏语里的地方方言,经常要花几个小时才能沟通清楚一件事,当然为了更好地开展工作,通过平时工作的实践和积累,现在我们也已经掌握了“鸡鸣三省”这个 殊区域地方藏语。

关于收缴枪支我们用通俗易懂的语言或者比划来给村民解读国家讲政策,让农户明白枪支的危害性,通过反复的讲解,村民们竖起了大拇指说:“所长,这么复杂的方针政策,您都能耐心地通过藏语方言给我们讲清楚,我们好福气哦,您辛苦了。”这是穿越语言障碍的心领神会和自我超越,当时我万分感动和欣慰,觉得只要是用心付出,再多的苦和再多的困难障碍自己都能承受,只要服务群众工作落到实处,使群众满意度得到提高,真心实意地理解和支持我们的工作,再上升为拥护并执行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

到羊拉派出所8年了,儿子8岁了,只在出生时看护了1个多月,由于离家较远,地处云南、西藏、四川三省交界处,5个民警要管1087平方公里的辖区,每天忙不完的事,每次回家,儿子总是有点小怨气地对我说:“我在玩,不聊了,再见老爸。”那时的心 像刀割一样难受,因为缺少对孩子的陪伴,我感觉成长中的孩子和我的对话更像是一 应付似。有时候甚至不知道该怎样和孩子沟通,偶尔,也会对自己充满疑惑,难道当了警察 只能这样?那天,老婆把孩子在学校里写的一首诗发给了我,看完后我一个大男人也哭了,题目是“我的爸爸”:我的爸爸是个警察,穿着警服真神气,爸爸不常回家,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对不起,有空一定带你去玩”,很多时候我只能在 聊天时见到我的爸爸,我多希望爸爸能天天陪着我,但是妈妈说,爸爸不仅要保护我们的家,也要保护许多人的家。爸爸!等我长大我也想和您一起保护大家……

(责编: 于超)

藏网最新新闻News

西藏本地新闻Local

藏网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首页|  交通  |  藏医  |  民生  |  非遗  |  科技  |  娱乐  |  生活  |  法治  |  那曲新闻  |  林芝新闻  |  阿里新闻  |  昌都新闻  |  山南新闻  |  日喀则  |  国内  |  国际|   图片  |  帮助

藏网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18 西藏新闻网www.TibetRadio.cn

藏网既中国西藏新闻网发布与西藏相关的新闻以及最新趣事,西藏旅游新闻,西藏风俗人情及藏人文化,做世界了解西藏的桥梁。